傍晚六點多,恩寶爸辦好住院手續,買好兩份晚餐給我跟朋友,又趕回公司交代工作。產房護理長親自備好用具替我打點滴,還拿來一張單子,問我要做哪些生產的處置,包括灌腸、剃毛、會陰切開……等。我也不知道這些做不做比較好,總之既然大部份準媽媽都會如此,那我就跟著這麼做,應該不會有大問題。

我斜躺在床上,忍著愈來愈強的陣痛慢慢吃晚餐,護士卻在此時進來搖我的肚子。「寶寶雖然心跳正常,但活動力似乎有點不夠強喔,可能是妳沒吃什麼東西的關係吧。」活動力不夠強?明明平常的胎動都很多次啊,怎麼會這樣?

做完一些必要處置後,七點十五分,催生藥加進了我的點滴裡,以儀器控制定時給予的量。護理長說,先從最低劑量開始打,效果不夠明顯的話再加強。我看著點滴流進我的身體裡,心情愈來愈緊張,朋友為了讓我放輕鬆,還說起笑話:「妳撐到現在沒大吼大叫真厲害,我當初才開始陣痛就叫得死去活來了,先生在旁邊聽了還說,拜託妳小聲一點,不然很丟臉耶!」我苦笑著回她:「我現在才差不多兩指而已,等後面愈來愈痛時,說不定會比妳當初叫得還大聲!」

催生藥的效力沒多久就發作了,我開始承受比原來至少大兩倍的陣痛,臉上表情應該也愈來愈扭曲,恩寶爸剛好趕回來,讓我可以抓著他的手,陣痛時才不會感覺太難受。但此時護士又再來內診,同時跟我們說:「寶寶活動力有點減弱喔!」不會吧,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?

我開始擔心起寶寶的健康,另一方面,也忍著愈來愈難熬的陣痛,眼淚就這麼不聽使喚地流下來。朋友見狀,趕緊跟恩寶爸說:「那我先回去了,妳好好安撫太太的情緒,產痛很難忍的。」

我打電話回娘家,告訴姊姊我已經在待產了,請她轉告媽媽不用太擔心。之後陣痛間隔愈來愈短,強度也大幅提高,我終於忍不住一邊抓著恩寶爸的手,一邊發出痛苦的呻吟,此時護理長剛好進來內診,檢查完就說:「現在喊叫跟用力,生完以後手腳跟臉容易麻喔!而且就因為妳剛剛用力不當,現在子宮頸已經有水腫現象了,反而會更不好生。」於是在她的指示下,我開始進行「拉梅茲呼吸法」。

我在這裡要特別提一下,拉梅茲並不像某些網路文章說的可以減痛,事實上,陣痛強度還是一樣。但好處在於可以讓產婦專注在呼吸上,不會隨便用力。不過也不需要刻意背那些開幾指時要如何呼吸的口訣,因為痛到後來,根本就不會記得該怎麼辦,所以只要注意聽護士的指示就好了。

剛過晚上十點不久,我已經開到三指半,而且之後羊水也破了,值班醫師過來說,現在起開指的速度會加快。十點半,我的主治醫師趕來先做準備:「我以為妳下星期才會生呢,沒想到這小子個性很急喔!」跟著護理長也進來告訴醫師,我的陣痛指數有點過強了,問需不需要減痛?「減一下好了,不然還要撐一段時間,媽媽會沒辦法承受。」於是我又挨了一針肌肉鬆弛劑。說實話,我不覺得痛楚有減輕,但顯然開指的速度又更快了。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接受內診,讓我覺得受不了,當護士第N次進來要檢查時,我忍不住大叫:「不要碰我!不准碰我!」

「媽媽,妳不要這麼激動,不然會影響到寶寶,變得更難生喔!」唉,其實我理智上也知道這是必要的,我真的不是故意找護士麻煩,實在是我的情緒上,在那種骨盆腔劇烈收縮、無法好好呼吸的情況下,已經沒辦法再負荷了。此時另一位護士拿著手術隔離衣跟帽子進來,告訴恩寶爸這是陪產的衣服,恩寶爸酷酷地說:「我不進去啦,她自己進去就行了。」

「這位爸爸,太太生產很辛苦呢,需要你支持呀!還是陪著比較好,我們會拉簾子起來,不會讓你看到不該看的。」哈,終於有護士當著他的面幫我講話了。只見恩寶爸聳聳肩,一臉不置可否的表情。

十一點多,醫師親自來內診,發現開指速度雖然快,但子宮頸有個部位一直開得不順,然後我聽到醫師告訴旁邊兩位護士:「等等我們再幫她一把好了。」咦,要用什麼方法來幫我?此時我已經開到四指半,痛到幾乎沒辦法自主呼吸,又忍不住流淚。這下恩寶爸沒辦法了,為了安慰我,只好下了決心:「妳再努力一下吧,等等我會進去陪妳。」唉,此時我已經痛到高興不起來了;不過他到最後關頭願意這麼做,也算良心發現啦!

當護士目測已經可以看到寶寶的頭髮,大約有十元硬幣大小時,就開始教我用力了。順便告訴大家,生產時所謂的用力,不是純粹努力把寶寶擠出來而已,而是要閉氣、挺起身子往下用力坐,這真的不只是考驗力氣有多少,也考驗媽媽的肺活量。我姊姊生第二胎時,在產房裡被醫師罵一頓,就是因為氣閉得不夠久,所以生產時間拖更長。因此奉勸各位準媽媽,懷孕期間沒事可以練練閉氣,至少憋個二十秒,應該在生產時會有幫助(不過可別憋到呼吸不順了……)

推進產房時,我看到牆上時鐘指著十一點三十五分,在心裡下定決心,用力一個小時還沒生出來的話,我就一定要改剖腹產了,因為……真的快沒力氣啦!結果又一件讓產婦難受的事:我得從病床爬到產檯上才行!哇哩勒,此時我陣痛比不痛的時間還長耶,這不是折磨人嗎?沒辦法,該做的還是要做。然後醫師一邊準備器具,一邊指示我繼續用力,我還聽到他問護士說,為什麼只有妳們兩個幫忙?護士滿臉無奈,說一大堆媽媽都趕在八月底前剖腹,現在嬰兒室裡很多寶寶,大部份護士都被調去那裡支援了。

五分鐘後,恩寶爸穿戴好隔離衣進來,但此時醫師已在執行會陰切開等動作,護士必須在旁幫忙,所以也沒空把簾子拉起來,當然恩寶爸也只好「全程目擊」。然後我終於知道醫師說的「幫一把」是什麼:就是護士幫忙壓肚子!兩位護士輪流,以手肘在我的肚子上又壓又推,恩寶爸則負責扶著我的頭。也搞不清楚是用力幾回後,感覺到有個物體從產道出來,然後聽見護士大喊:十一點四十五分!

我的恩寶,終於來報到了。卻沒想到,後面還有其他的難題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恩寶媽的複合式分享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