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28晚上,電影《迴光奏鳴曲》在台北電影節的首映,我只看了十分鐘,就忍不住想起作家保溫冰用本名發表的作品《霍夫曼》,描寫一名已婚女性逃不出的日子。其中一句話,道盡了主角的生活常態和無奈:「一天又一天,我的一天與兩天無異,與一周、一年,當然也是。」

這部電影,雖然沒有太多顯而易見的喜怒哀樂場景,但是蘊含的張力無窮。一名已婚女性,面對生理變化、工作轉折、長期以來家庭的重擔與難處,卻在照顧鄰床病患的過程中,意外讓自己的心靈慢慢覺醒。最後,她撞開那扇故障的門,也激發了自己的能量,打開心門。

不僅女主角陳湘琪演技高超,男主角東明相的表現也令人驚豔。之前香港電影節活動時,台灣有媒體下的標題是「東明相躺著演」,但千萬不要以為這很簡單。在沒有台詞的情況下,只能靠聲音層次與高低起伏、肢體動作表達情緒,即使躺著也是要用上全身的力氣,相當不容易。令人比較不忍的是:昨晚導演說拍攝的時候,不僅讓阿東矇上眼罩,還將助聽器給拿掉,讓他在看不到也聽不到的情況下,面對恐懼。即使後來戲拍完,阿東也花了一兩個月才走出這陰影。但我個人覺得他已經很堅強了,換做是我,可能會需要接受心理輔導吧.......

昨晚的映後Q&A,有觀眾問起為何想拍這樣一部電影。錢翔導演說:「那年夏天,我在公車上看到一名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子,眼神呆滯。但可以從輪廓看出來,20歲時的她應該很漂亮。那麼,當年的她去了哪裡?我想,可能是在那副厚重的軀殼裡。」

回家路上,我也在問自己:「那個很有自信、帶著一點點驕傲的我,去了哪裡?」

電影將於10月3日正式上映,我會再去看,也會繼續尋找這個問自己的答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7/16二次觀後感)
這場其實是完售狀態,本來已經做好要等十月正式上映才能再看的準備,結果聽到朋友轉述多一張票,我還是決定殺去再看一次。

這次,我是抱著更平靜與客觀的心態去看。結果,反而更多情節,讓我回到「自己」的狀態。我不禁會想:女主角45歲面臨更年期,而我遲早也會面對這一關,到那時候,我會跟她一樣嗎?當孩子大了,有自己的世界,發現寶貝談戀愛的那一刻,我會如何反應?

於我,這當然是N年以後的事,但也絕對無法逃過。

昨晚的映後Q&A,錢翔導演說:「小孩子的階段,以及老年的階段,其實男女沒有多少分別。一位女性真正活在女人的階段,是15歲到50歲。片名之所以用到『迴光』兩個字,就是描寫女人在這個階段的最後,終於覺醒了。」

女主角陳湘琪說:「撞門那一幕非常不容易。當我好不容易撞開之後,有很長的時間都坐在地上站不起來。但那個動作,其實是象徵自己的心,必須打破、毀壞原本禁錮的世界,才能得到療癒,並找到勇氣的力量。」

男主角東明相說:「躺著演並不簡單!而且這個角色沒辦法說話。我跟導演研究了很久,才找到那個最能表達無助、失望、憤怒的聲音。因為眼睛被矇住,耳朵又聽不到(導演拿掉他的助聽器),拍攝時我只能努力地待在絕望的世界裡,直到有人過來拍拍我,才知道這段可以結束了.....」

導演用鏡頭、女主角用動作、男主角用聲音,表達了人在困境之中,無奈、卻又渴望一線曙光的心情。門壞了,其實可以找人修。但,如果是心門打不開呢?

實在找不到人修的時候,就撞開吧!

PS.
1.Q&A的提問果然要在開始就搶快,不能客氣,否則後面想被點到就難了。昨晚終於提問成功,拿到電影海報!
2.居然有香港朋友特別飛來台灣看。他們在香港電影節時已經看過一次了,說這部作品實在太有張力和吸引力!
3.恭喜《迴光奏鳴曲》入選盧卡諾影展 Concorso Cineasti del presente競賽單元!從上千部中選出的十五部電影裡,《迴光奏鳴曲》是2014年唯一的台灣代表作品。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恩寶媽的複合式分享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