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看到片名,第一個念頭是想到魏德聖導演拍的《賽德克‧巴萊》,也沒關係。因為,這部片的監製之一就是魏導本人;而執導本片的湯湘竹,是魏導拍攝電影時的錄音師。紀錄中裡訪談、拍攝的對象,不是《賽德克‧巴萊》故事裡本尊的後代,就是參與過電影拍攝的賽德克族人。

先說我的感想,是關於「歷史」。任何事情當然都只有一個真相,例如我此刻正在打電腦,絕對不是泡夜店,無庸至疑。但關於後人所看到的歷史:一是關鍵在於「人」;二是看待的角度屬於相對,並非絕對。

如果只看過電影《賽德克‧巴萊》,會不清楚某些故事的發展為何如此,而且也可能將某些人過於英雄化或貶抑化。透過湯導拍的紀錄片,才知道:
◎鐵木‧瓦力斯帶領道澤群攻打以莫那魯道為首的六個部落,已經是霧社事件發生半年之後的事。日本人讓霧社事件的倖存者住進收容所、慢慢解除武裝,然後唆使道澤群與德魯固群對這些人進行屠殺。
◎霧社事件發生後的四十年,日本人與後來接收的國民政府,都稱霧社事件的發起者為花岡一郎。此事讓馬紅‧莫那(莫那‧魯道的女兒)極度不滿,要女婿找回莫那‧魯道的遺體,並還原歷史真相。(女婿講述被岳母逼迫、不堪壓力打算要離婚這段時,我差點笑出來......Orz)
◎過去為了土地與利益的爭奪,部族間發生戰爭是常有的事。莫那‧魯道也曾受日軍指揮,對布農族進行屠殺。

當然呢,我們聽到的這些「歷史」,畢竟已經離那個年代很久了,誰也無法保證全是真的。歷史是人口述、人紀錄的,如果當年馬紅‧莫那與家人、其他學者們沒有奔走要求還原真相,我們今天讀到霧社事件時,可能都還以為發起者是日本政府說的「花岡一郎」。又,巴萬‧那威(曾秋勝老師)帶著兩個兒子前往神石,被兒子問起道澤群為何屠殺他們時,他回答:「其實我們的祖先也是道澤群。如果我不說你們倆是兄弟,讓你們去對峙;臨到廝殺時才跟你們講都是親戚,有用嗎?子彈也沒辦法挑人。所以你們現在也不用分什麼,不管是我們德克達雅群,還是道澤群或德魯固群,記住,我們都是賽德克的族人。」

看完以後,我開始明白當年魏導為什麼要找馬志翔飾演鐵木‧瓦力斯,扭轉這個角色在歷史上的負面形象。因為當時的背景,如果鐵木‧瓦力斯拒絕了日軍的要求,自己的族群很可能也會被屠殺。而之前擔任電影族語指導的郭明正老師說,即使經歷了第二次的屠殺行動,遷移到川中島(現為清流部落)的餘生者仍有兩百多快三百人。他相信背負罪名的道澤群在這當中,還是有對他們網開一面。所以,誰可憐、誰可惡?恐怕還是看用什麼角度去探察。

最後說一下這部片的劇組,我個人認為他們實在不容易。電影裡雖有拍到曾秋勝老師父子三人跋山涉水的場面,卻沒有交代前後走了多久。映後Q&A時,郭明正老師才透露(他自己本身走不動了,無法前往),三位父子與劇組人員(包括女性),帶著各種高檔攝影器材,共走了九天,才走到賽德克族的Pusu Qhuni(神石)。郭老師說,這應該是1930年代、族人被強迫遷移到清流部落後的八十年來,第二次甚至是首次有賽德克族人回到這個地方!

再次向參與《餘生:賽德克‧巴萊》的所有人員致敬!
(PS.湯導說,這部片年底前會進行商業公播。)

, , , ,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