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寶爸的大姐,有兩個女兒與兩個兒子,輩分上算我們的外甥、外甥女,但年齡只比恩寶爸小幾歲、比我大幾歲,起初聽他們喊我「舅媽」還真不習慣。平時因為住的遠,我們跟大姐往來的機會很少,只有在一些家族聚會或婚喪喜慶場合才見得到,她的孩子們就更別說了,機會少之又少。到今年大哥的女兒結婚時,大姐全家出動,才跟他們再見了面。之前曾隱約聽其他人提起,大姐的小女兒婚姻有點狀況,但這個話題,大姐都是輕描淡寫帶過,所以我們不敢多問;到前不久才從姊姊(大女兒)那裡知道,原來妹妹過年前因細故被先生趕出家門,也被迫與她的兩個孩子分開。先生平時不務正業,只會賭博,而且還在言語上對她施以精神暴力。之後雖然申請了保護令,但畢竟期限不長,而且兩個孩子還是沒有回到她身邊(目前是住在她小叔家)。我相信她的心裡一定很難過,婚姻支離破碎對她已經夠殘忍了,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見不到……

天生個性雞婆的恩寶媽(就是我),聽到這種事實在沒辦法忍耐,趕緊請教了幾位認識的法界人士。每個人都建議她最好直接提告,愈早愈好,而且一定要保留與對方聯繫的通話錄音,在法庭上也許可以作為呈堂證供。這些話她的姊姊都有轉達,甚至也幫她找了律師、願意支援她金錢的部份,但她並沒有馬上做決定,或許她考量到孩子還在夫家,一個不謹慎,小孩就可能遭殃,所以這點我們不怪她。她的心中應該是非常痛苦的,當年不顧一切、執意要的婚姻,最終卻走到這個地步,任誰也不願意如此,何況,還牽扯到兩個孩子。

但這讓我想起一個朋友的故事。她的狀況跟我們的外甥女差不多,但選擇的是隱忍、咬牙過下去這條路。結果孩子大了之後,不但不感謝媽媽,反而回過頭來責怪:「當年妳為什麼不離婚?為什麼不把我們從這個家帶走?!」原來,孩子也承受了許多傷害,希望媽媽能救他們出去……

我之前一直不願跟外甥女提這個故事,怕給她更多的心理壓力。前幾天,得知她終於決定要找律師、走法律途徑,我跟恩寶爸都大聲叫好。即使打官司不見得是最好的選擇,卻是快刀斬亂麻、不必繼續活在陰影下的一條路。縱然這條路要花上許多金錢、勞力與心力,我還是祝福她堅持到底、永不放棄,希望兩個孩子能早點回到她身邊。

昨天跟兩個外甥女吃飯,我跟恩寶爸都沒有提官司的事,因為她臉上的表情,已經告訴我們她會勇敢地走下去。吃完飯,姊姊本來要起身去付帳,被恩寶爸制止了:「不要付,這頓飯舅舅請。」但恩寶爸沒說出口的話是:「省下來,妳妹妹之後打官司要花很多錢……」

我們想告訴兩個外甥女的話是:妹妹,一定要堅強,小舅舅跟小舅媽都會挺妳到底,孩子一定會回到妳身邊的。姊姊,妳這段時間照顧妹妹所花的心力,我們都看在眼裡,妳真的是很好、很了不起的姊姊。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