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節,跟恩寶爸回他的金門老家掃墓。

結婚之初、公公未過世時,老人家就問過恩寶爸何時要生孩子,還託三嫂轉告我:「無論如何都要生一個,至於是男是女,沒關係啦!」可惜老人家沒等到,三年前辭世;婆婆更是十幾年前就不在了。這回,跟恩寶爸特地去給公公婆婆上香,在靈前告知這個好消息。而婆婆最小的妹妹、我們稱阿姨的長輩,以前還當面講過:「肚子怎麼沒大起來?」讓我不知該說什麼好。這次去拜訪阿姨,大嫂直接替我先發制人:「已經有了啦!小男生啦!」阿姨聽得當場笑哈哈,還要我多吃一點,才能生個胖娃娃哩!

夫家親友開心,我當然不必在心裡繼續背個重擔、樂得輕鬆。只是大嫂實在有點熱心過頭,煮了一整顆的麻油豬心叫我全吃掉,吃到我不但因體質不合而肚子痛,甚至好一陣子看到豬心就想吐!不過這還不算什麼,真正一到準備掃墓時,完全就樂不起來了……

恩寶爸在金門的老家,位於一個村莊,住的全是同姓的家庭,都有點親戚關係。清明一到,家家戶戶掃墓,準備的東西不像台灣,可以買一堆現成的食物,而是通通自己動手做:糕餅、炸蚵、炸芋頭、炸雞塊……還要準備「七餅」(ㄑㄧㄅㄧㄚˋ,我不知道這個國語要怎麼翻才正確,只能確定後面一個字是餅……),有點類似我們台灣的潤餅,說來應該是從古時的「春餅」演變而來的。不過內部的材料和潤餅不太一樣,而是炒各種蔬菜與肉類,胡蘿蔔、豆芽菜、韭菜等,再加上煎蛋、炒肉絲,還有炒蚵仔和豆干。光是這些食材要洗要切,就得費上許多時間與力氣,更別說還要一個一個炒……

我記得清明節那天早上,每個人都起了個大早做準備。因為夫家要掃的墓多,不只我公婆的,還有曾祖父的、伯伯的(伯伯沒有兒子,所以他的墓由我夫家代掃;爺爺的墓則是已經找不到了)。恩寶爸的大哥說要先帶男丁去把墓旁的草和樹枝清一清,讓大嫂聽了很緊張,因為老家廚房裡的設備還是要生火的爐灶,而生火這件事我們兩個女人都不會。大哥還說:「安啦,我們十點半就會回來了,一定來得及。」

我們妯娌兩個先把食材洗洗切切,等著生火後才能下鍋。結果根本都超過十一點了,這群男人還沒回來,只好「自力救濟」,研究到底該怎麼生火才對。好不容易生了火,把食物一項一項給炒好炸好,中午時分才看到他們回來說:「咦,妳們弄好了喔?」哇哩勒……

這時候我已經疲憊不堪了,甚至有點肚子痛。然而墓還沒掃,我也不能就這樣跑去休息,只能咬牙苦撐,撐到把墓掃完了,才終於忍不住跟恩寶爸講:「不行了,我肚子怪怪的,要去躺一下。」

結果晚餐過後,恩寶可能是受不了我折騰了一天,沒好好休息,要表達一下他的「抗議」。加上才吃完飯就被大嫂拉著去她的教會參加活動,我好不容易才穩定些的害喜又開始了,而且連吐好幾回……

金門媳婦,真不好當啊!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