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,本能,都是代表需要依靠的哇哇大哭,都需要一雙大手,保護他長大。可是有的孩子,他們遭遇的,是該保護他們的大手,變成了傷害他們的大手……

田定豐,他的童年,就是如此。看了書,我難以想像,他是那個平常在臉書發文,一直都很正向陽光的人;更無法接受,他是兩個月一起去台東時,經常哈哈大笑的人。

其實他可以不要這麼做的,不說,外面沒人會猜得到。但是,如他在自序中提到:「我選擇了用書寫重新記憶,去療癒自己的過往,放下傷痛去學習原諒。」他,用最勇敢的方式,正面看自己傷痕累累的過去。只是,就算過去已經過去,但那一切,依然曾經存在,無法抹滅。

,

恩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